初霁雪影

【赤黑】Miracle

楔子(四)
“哲也,快点,跟我来,你爸爸他……”
唔,手上的温暖,消失了。脚步声?好嘈杂。
“小征,我第一次做水煮蛋……”
“小征,我爸爸说,妈妈一定会回来的……”
“小征,不允许再赖床了哦……”
是在……跟我说话吗?
“呜……呜,小、小征,我的、我的爸爸,爸爸他……我要去、去京都,你答应我……要康复……”
谁在哭?为什么,我也会悲伤?
是你吗?
别哭,让我守护你,一辈子,好不好。我绝对,不会让你再流下一滴伤心的眼泪。
……
赤司家族,绝对不容许有你这样的污点存在!依赖在母亲的怀里,你永远无法变得强大起来!
……
你有什么资格做出承诺,来守护这个孩子?这个世界,只有胜利是一切,胜者的一切会被肯定;败者的一切,会被否定。忤逆我的人,就算是父母也不能原谅。
……
夜色里,赤司征十郎睁开双眼,赫然是异色的双眸。深沉的赤色,以及,凛冽的黄色。

【赤黑】Miracle

楔子(三)
“护士姐姐,我找PVS君。”黑子从前台底下探出毛绒绒的脑袋。“啊咧,小弟弟,你找哪位?”前台的护士站起身问道。黑子一脸疑惑,刚想重复第二遍的时候,“哲也?”黑子扭过头,露出了笑容,是昨天的大姐姐。“姐姐好,我找PVS君。”女护士也听得一头雾水,转念一想,莫非是……
“我带你去吧。”说着,女护士牵着黑子的手,走向308的病房。“哲也是在找这个孩子吧,他叫赤司征十郎,不叫PVS哦。”护士将病房的窗帘拉起。黑子有些紧张地站在过道里,看见那抹熟悉的红色,心底松了一口气,但是眼睛却不争气地盯着地面,也不敢抬头。来到病床一侧,背课文似的,结结巴巴地念道:“我……我叫黑子哲也,赤司君可……可以和我做朋友吗?”他说话的声音很低,说到最后,几乎是在自我呢喃。他突然觉得心里像是有一只小鹿在乱撞,半晌不见对方有动静,黑子的耳朵都红透了,但更多的还是灰心。这时,他感到肩膀一沉,原来是女护士,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,深有感触地道:“小傻瓜,植物人是没有办法回应你的,但他可以感应到你的诚意哦!你看,他也很愿意和你交朋友呢。他在说‘哲也,很高兴认识你,叫我小征就可以了。’”护士温柔地说着,一边将黑子的手和赤司的手交叠着放在一起,“哲也说的话,小征都可以听到呢!说不定啊,小征还可以康复,因为和哲也的友情哦!”
黑子紧了紧握着赤司的手,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暖流遍全身,内心平静下来,看向赤司安详的睡颜,嘴角跟着不自觉地咧开,“小征,我也很高兴认识你,请早日康复,我会经常来陪你的。”黑子微微向前倾身,脚后跟已经离开了地面。女护士欣慰地看着,默默祈祷,坚信总会有奇迹发生。
就这样,三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。
“小征,我上国小的第一天,老师教我们……”黑子握着赤司的手很少松开,说得激动的时候,另一只小手便不住地在半空中挥舞着。时不时地还停下来,凑近观察赤司的反应,等了许久,再开始下一轮话题。
“小征,我好想妈妈……”无数个黄昏,落日的余晖氤氲在他们的周围。病床很大,小黑子累了,习惯性地就睡在赤司的身边。偶尔被黑子医生撞见了,黑子医生也只好无奈地笑笑,接着背过身去,走廊里,便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。
“小征,你什么时候可以醒过来呢,明天我叫你起床,你不许再赖床哦。”黑子看着赤司的眼睫毛,进入了发呆的状态。意识即将涣散的时候,“哲也,快点,跟我来,你爸爸他……”门被突然打开,女护士喘着气,表情非常不乐观。黑子握着赤司的手下意识地一紧,又迅速地松开。黑子跳下病床,一声不吭地跟着女护士急促的步伐。
“手术结束之后,突然倒在手术室门口……”
“他这病拖得久了,病情恶化,恐怕……”
“唉,黑子医生,多好的一个人啊……”
“有联系他的家属吗?”
“嗯,他的老婆和孩子,都来了。”
“孩子可怜呐……”
黑子坐在手术室的门口,听着周围细碎的议论,感官逐渐混沌,再然后,整个人仿佛沉入了万丈深渊,被刺骨的山涧封闭了所有的知觉。
抢救无效,最后一线希望支离破碎。黑子固执地守在一边,抑制不住的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。当察觉到有人靠近,他随便地抹了抹红肿的眼睛,自下而上,粗略地打量来人:瘦弱,穿着黑色的连衣裙,面色蜡黄,蓝色的长发披散过肩,枯燥的发丝呈现出黯淡的岁月。
“妈……妈……”黑子沉默地蹲下身子,抱着膝盖。不知道为什么,心底居然没有了一丝波澜。
黑子医生的后事处理得非常仓促,黑子迷迷糊糊地跟着突然出现的母亲,坐上了开往京都的电车。黑子干涩的心突然颤动了一下:我……小征……我们……

【赤黑】Miracle

楔子(二)
城市笼罩在浓稠的夜色中,空荡荡的办公室里一片明亮,越过高大的办公桌,之见一个小人儿斜歪着半个身体,倒在了椅子上昏昏欲睡。
“哲也,久等了,我们可以回家了。”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,回荡在耳边。
黑子抬起的手,想是要揉眼睛的,无奈又软绵绵地垂了下来。“爸爸……唔……”,黑子坐直了腰背却依旧迷迷糊糊的,“哲也好想妈妈……她会不会不要哲也了?”黑子说话时,神色渐渐清明,细细可见泪光扑烁。
原本将手放在黑子发顶的中年男子思绪一怔,继而温柔地将黑子翘起的头发抚平,蹲下身子说道:“哲也这么可爱,妈妈怎么可能会不要哲也呢?”中年男子停顿了片刻,“妈妈呢,在爸爸眼里就是调皮的小公主,她也许是贪玩,忘记了时间。我们可是男子汉大丈夫,等她回来了,我们还要一起守护她。所以哲也要快快长大,要学会宽容妈妈,好不好?”
黑子微微憋嘴,低沉着脑袋,双手搂过中年男子的脖子,细弱的声音响起,“嗯……”
之后啊,黑暗重新笼罩,中年男子抱着黑子,轻轻地在他的背上拍了拍,“妈妈知道哲也听话了,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黑子意识矇眬间,眉眼渐渐舒展,再度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在梦里,有妈妈张开的双臂,招呼自己来她的怀里。一家三口的身影,被夕阳拉得很长、很长,延伸至无尽的黑暗。
梦醒,从厨房里已经传出忙碌的声音。等坐在餐桌前享用早饭,黑子放下手中的勺子,“爸爸,PVS是什么意思?”黑子医生笑了笑,“PVS代表植物人,是医学上的简称,哲也以后就会明白的。”黑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,过了一会儿,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,“我想和PVS君交朋友!”黑子激动得两只粉嫩的小手下意识地扒在桌沿。
黑子医生心疼地留意着黑子的小举动,也不忍心打破他的期待,“嗯,你们要好好相处哦,不要给别人添麻烦。”黑子咯咯地暗笑,开始了心里的小算盘。一旁的黑子医生眼神一暗,压抑地咳嗽了两声。

【赤黑】Miracle

楔子(一)
寂静幽暗的过道里,只余下一排若有若无的灯光,在黑夜中悄然化开。“吱呀”一声门响,惨白的亮光便迫不及待地涌了出来,无意间惊扰了角落里一对水蓝色的大眼睛。从门后走出一名女护士,而角落里的人缓缓挪动着,站了起来。同样是水蓝色的头发,肌肤如同柔嫩的百合花的花瓣,分明是尚未褪去稚气的七八岁的孩子。护士从手推车上取了物件又转身回房,孩子好奇地跟了进去,入眼的是比其他病房豪华了不知多少倍的地方,很空旷。孩子微张着粉红的小嘴,惊诧之余,是对陌生领域的畏怯。他的眼神也不自觉地游散,又在一瞬间,重新聚焦。白色的被褥里,一抹鲜艳的红色显得格外刺目。原来是头发啊!孩子回过神时,已然站在了病床一侧。“赤、司、征、十、郎,PVS?”孩子踮着脚,费力地辨认墙上的字条,正疑惑时,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,慌乱之中,他碰翻了花瓶,突兀的声响引起了护士的注意。灯光重新充斥房间,护士贴着墙角迟疑地露出半个脑袋。
“对不起,是我打翻了花瓶。”
……
“啊——唔。”护士急忙捂住嘴,得以咽下剩余的惊呼。
“那个……”罪魁祸首眨巴着清澈的双眼,茫然而无辜地望着面前大惊失色的护士。
“你、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“刚刚一直都在。”
“等等,你是……黑子医生的儿子?”护士尚保持着捂嘴的动作。
“嗯,我叫黑子哲也,护士姐姐好!”名叫哲也的孩子微微一笑。
“不可以随便进来哦。”护士恢复了平静,压低声音道。
“嗯,我知道了!”说着,小黑子离开了病房,关门时也不忘再瞥一眼病床上的人,只可惜,什么都看不到嘛。征十郎……小黑子的眼睛里,汪着月光,蒙上一层淡淡的憧憬后,熠熠生辉。其实啊,小黑子是真的非常希望交一个朋友。

“喂喂,我刚才看到黑子医生的儿子了耶,他突然出现,把我吓了一跳,不过超级可爱呢!”
“黑子医生啊,从来没有见过他的妻子。”
“啊,是呢。听说他家里也没有人照应,所以小黑子才经常待在医院里。”
两名值班护士不时地聊着天,好消磨漫漫长夜。
“对了,308的那个孩子,这么久了,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,而且从不见有什么亲属来探望的。”其中一名护士撑着下巴,寻找着话题。
“你说赤司征十郎啊,人家可是日本财阀出身,你没看到设备和用药都是最好的吗?像那样的家族,里面的人可势利了。”说话的护士正在奋力地写着什么,另一边的护士也就不再打扰她了,开始整理手头上的资料。